Daniel Lindström分享他的经典家具设计收藏

时尚记者Daniel Lindström认为,家具就像时尚一样,在设计上应当追求经久不衰。


“Poul Kjærholm的作品是永恒设计的完美典范。”

来自斯德哥尔摩的Daniel Lindström是《King》和《Café》杂志的时尚总监,他于《Café》担任该职位已有20多年之久。其根本原因是因为Daniel的审美来自对美学和品质的精益求精,且不限于服装领域。 Daniel住在斯德哥尔摩郊区一栋公寓楼顶层的排屋(这是真的),这里曾经是一间办公室,但在过去的11年里,他和他的三个孩子一直居住在此。虽然面积并不宽敞,但刚好能满足这个家庭的需要,楼上有四间卧室,楼下则是一个开放式的生活区。 在走廊里,嵌入式书架和书桌上放着他的许多书籍和一台电脑。同时首先映入眼帘的Fritz Hansen产品,是一把Arne Jacobsen设计的,配有滚轮和真皮软包的Series 7(七号椅)。“它看上去很美,坐着又很舒服,我还能要求什么呢?” Lindström笑着说。 但他感兴趣的不仅仅是舒适。“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——它代表经久不衰的设计,”他解释道。“我家里没有看上去过时的物品,将来也不会有。它们之所以历久弥新是因为品质优越,且外观经典。”

他最早对丹麦设计产生兴趣始于上世纪90年代和老板一起访问哥本哈根之时。“我们在SAS皇家酒店住了两晚。当时还可以预订著名的606房间,那里收藏有阿恩·雅各布森(Arne Jacobsen)的几乎所有原作。当看到这些作品后,我开始认真研究这些设计,”Daniel回忆道。 Lindström购买的第一件Fritz Hansen产品是PK61咖啡桌,这是一件视觉明净、结构清晰的作品,有着拉丝不锈钢桌腿和全透明玻璃桌面。“我喜欢这张桌子,”他说,“但多年来,我们不得不在桌子边角装上小保护壳,以防止我们的孩子碰到玻璃。现在孩子们都已长大,我可以让桌子重放光彩了。” 虽然Lindström拥有很多Fritz Hansen的作品,其中包括Arne Jacobsen两款最早期的Ant(蚂蚁椅),但真正俘获他心的还属Poul Kjærholm的作品。 “Poul Kjærholm的作品是永恒设计的完美典范,”他说。“材料的组合,交织的线条,令我深爱不已。因此我家里才有这么多他的作品。但我也喜欢对比之美,这就是我同样喜欢Arne Jacobsen作品的原因。Kjærholm的作品通常是流畅明快和极简主义的,而Jacobsen的作品则更为有机和柔软。同时拥有这两种风格的作品会给人一种平衡感。”

“当你拥有经久不衰的设计作品时,你就不需要总是做加法。相反,就让你所拥有的物尽其用,它会成为你生活故事中的篇章。”

如果有机会,他还想把PK24休闲椅带回家中:“这是一件真正的艺术品。”他说。 Lindström认为他的家具收藏就像一个衣橱:现在他已有多年的藏品积累,他会更换一些配饰,比如陶瓷和艺术品,来改变空间风格,但整体基调是不变的。他说:“当你拥有永恒的设计作品时,你就不需要总是做加法。相反,就让你所拥有的物尽其用,不断挖掘其中蕴藏的美妙,它会成为会成为你生活故事中的篇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