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恩·雅各布森(Arne Jacobsen) 1902-1971

卓有远见的设计师,作品包括 Egg™ 蛋椅、Swan™ 天鹅椅、Series 7™七号椅、Ant™ 蚂蚁椅、Drop™ 水滴椅等。

叛逆者

Arne Jacobsen 在哥本哈根长大,据说他曾在自己卧室里古老的维多利亚墙纸上涂涂抹抹。年幼的 Arne 既没有用幼稚的儿童画作为墙纸,也没有将绚丽的墙纸重涂成单调的蓝色——他决定把他的房间全部涂白。

这一决定在今天似乎很普遍,但在二十世纪初,白色墙壁并不流行。从一开始,Arne Jacobsen 就具有天才般的前瞻性。 

经历大半个世纪,Arne Jacobsen 的理念使丹麦设计的轮廓渐渐清晰,他的作品从斯堪的纳维亚流传到全世界,启迪了众多建筑师和设计师。复杂如丹麦国家银行 (Danmarks National Bank),微小如餐具专用茶匙,他与其规模不大的工作室交织在每个项目之中,他们视创作为生命。

Jacobsen 在创作过程中格外重视细节。他通过严谨的手绘草稿向赞助人和建筑商展示他的愿景。每一年,Jacobsen 都设计出一些经久不衰的作品。

SAS 皇家酒店

哥本哈根的第一座高层建筑,灵感来自纽约的摩天大楼

雅各布森其人

对于他的工作伙伴和制造商来说,雅各布森可能很难相处,说话总是充满冷嘲热讽,对工作总是毫不妥协,而且他会要求员工全天候工作,不要照顾他们的家庭,或是离开工作室。重新装修房屋时,他会要求他的家人在若干种白色涂料中选择合适的一种,然后让他们举着画框长达数小时,以确认摆放位置,达到令其满意的构图效果。当雅各布森终于从工作室返回家中时,他会把咖啡杯整整齐齐排成几排,形成完美的几何形状,孩子们的玩具也会被他收拾起来放好。

绝妙的怪癖

从传统意义上来说,Jacobsen 并不是知识分子,也并不长于分析。“越薄越好,永不居中”,这句蕴含其设计哲学的言语已流传于世,彰显其传奇一生。在 Jacobsen 担任学院教授时,他的同事和学生还会经常听到他轻描淡写道,“今天,我们必须做出一个真正的低/圆项目”,言语中却不失认真。Arne Jacobsen 也会以那天事情“表现如何”的句式发问,就好像万物皆有灵。他还将相同的火柴盒简单地摆在不同的位置,和自己的建筑作品作比较。